1. <small id="8imyr"></small>
  2. <mark id="8imyr"><ol id="8imyr"></ol></mark>
    <label id="8imyr"><button id="8imyr"></button></label>

    <big id="8imyr"><strong id="8imyr"><del id="8imyr"></del></strong></big>
    <blockquote id="8imyr"></blockquote>
        <blockquote id="8imyr"><samp id="8imyr"><label id="8imyr"></label></samp></blockquote>
        把中國大唐打造成為“綠色低碳、多能互補、高效協同、數字智慧”的世界一流能源供應商
        企業文化
        心路留痕
        當前所在的位置: 首頁 > 企業文化  > 心路留痕
        一只流浪狗
        發布時間:2021/10/28 瀏覽:177次 字體大?。?span id="big">[大] [中] [小]

        作者:徐塘公司  王柳青

        在來到周家豆腐坊之前,老黑是一條流浪的老狗。

        它清晰地記得六年前它癱在周老頭豆腐坊門口,是那個駝背又瘸了一條腿的周老頭救了它。它整整流浪了六年,渾身帶著傷,有皮鞋的踢傷,有鈍器的砸傷,而那一次它被刀子扎傷……被幾個人捉了去,準備吃它的肉,結果刀子下去后,發現狗老肉不夠鮮,就放了它,它死里逃生,感到幸運。

        周老頭朝它喊了一聲示意叫它走,見它趴在那沒有要走的意思,從蒸籠里拿出一塊豆腐扔給它,它沒有精準地接住,豆腐就扔在它不遠處,如果是平時,它只需要一伸前爪,便可輕松地夠到。啊,這豆腐真香啊,是新豆子粉身碎骨后的香,它已經三天沒有吃東西了,太餓了。

        豆腐攤收工了,這時,周老頭看到老黑還沒有走,趴在他的作坊門口,他一瘸一拐地走過去,看到它的右腿上被繩子勒出一道血痕,腹部還有被刀劃破的痕跡,它的黑色皮毛上還沾著一些血跡,“唉,造孽喲!真是條可憐的狗啊,比我還可憐,我雖然沒有老婆孩子,但我還有我的豆腐作坊糊口,你可咋辦喲,以后跟我吧!”

        大概是三天沒有吃東西,消瘦了些許,周老頭不是很費力地便將它抱回作坊,用棉棒給它清洗了幾遍傷口,又用做豆腐的棉紗布給它纏了幾圈,打結處粗笨地系了一個蝴蝶結,它還有什么好挑剔的呢,這里有新鮮的豆腐吃,即使不喜歡吃,也可以每天聞到新鮮豆腐的清香。

        一大早,周老頭作坊新鮮的豆腐就出鍋了,熱氣如濃烈的白霧席卷半條街道,清新的空氣中到處都是香味,老黑趴在豆腐坊門口的長凳上,看著各式各樣的人來買周老頭的豆腐,有的切四方大小,有的切磚塊見方,這時周老頭滿臉都堆著笑容。等清晨的陽光照進窗子三寸的時候,他的豆腐就賣光了。大家都是奔著周老頭的豆腐來的,聽說張家口有一個堡里的豆腐能用秤鉤勾起來,扛著秤桿走幾十里路,這是豆腐嗎?

        休養好了,腿慢騰騰得可以站起來了,老黑會在豆腐坊門口來回走走,它想恢復得稍微健壯一些。春天來的時候,老黑依舊趴在豆腐作坊門口,有時有蝴蝶飛來落在它不遠處,老黑也會打起精神來,兩只前爪往后探,后腿連著屁股撅起來,肚子貼著地面,極輕極緩地往前挪著小步,那副認真地勁兒讓周老頭覺得好笑,可是不管它的動作多么輕巧無聲,連氣都不出,總是離蝴蝶半米多遠處,蝴蝶便飛走了,老黑朝蝴蝶飛走的方向望一陣,然后繼續趴著。

        在老黑年輕的時候,它也曾是個“英雄”。一次,老黑走到一個村莊里,它獨戰3個盜賊,它們正準備偷盜村長家的雞舍,那是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,它因此受了重傷。后來老黑在村里走路都是昂起頭來的,其他的狗見了它跟它打招呼,有人給它食物,它集一個村的寵愛于一身,是何等的威風。

        村長不在家的一個夜里,雞舍還是被盜了,空空地雞舍只剩下幾根雞毛。村長回來看到后特別生氣,在老黑肚子上不耐煩地踢幾下,沒用的東西,滾開!盜賊讓村長受了損失,生活對他不好,他似乎也沒有更多的耐心對待老黑了。那以后,老黑便無家可回了,又做回了流浪狗,還是一只老狗。它知道自己如今沒有任何優勢,它是一只土狗,已經年老的土狗,沒有漂亮的毛發,不會向人撒嬌,它必須小心翼翼,一不留神就會招來腳踢或棍打。

        它默默地離開了那個村子,一直朝著太陽升起的地方走,它想象過去一樣昂起頭走路,但它實在是太餓了,從什么時候落魄的,它記不清楚了,沒有固定的食物來源,還經常要應付那些狗仗人勢的家伙們的侮辱、欺負,老黑不敢反抗,它感覺眼前發黑,腳下的路變得模糊,它跌倒在地上喘息著。

        老黑慶幸自己遇到了周老頭,年輕的老黑是因為自己立了一“功”才得到食物和暫時的溫暖,而周老頭是因為它老,看它可憐收留了它。

        日子不知道過了多久,街道要升級改造,這條高低錯落的“東方紅”街道要改造成商業街了,周家豆腐作坊陳舊的設備已經影響這個城市的市容了,周老頭的身體也日漸不如,醫生告訴他真的該去住院治療了,周老頭總說再等等,讓他再賣一天豆腐攢些錢。

        “抓賊啊,抓賊啊,他搶了我的錢——”一日清晨,周老頭的呼救劃破街道的安詳。該死的賊搶了周老頭賣豆腐的錢,他踉踉蹌蹌地跑了幾步,又喊了幾聲抓賊啊。

        周老頭累得蹲下身按著腹部,就在這時,老黑聽到了他的呼救,仿佛聽到使命的召喚,一股神奇的力量傳遍全身,它渾身毛發突然豎起,猛地站起,劍一般地向賊沖了過去。

        賊一聲慘叫被老黑撲倒,老黑沒想到自己還有這么大的力氣,它死死地拖住他并咬住他的衣服,它沒想咬傷他。他只想等著警察來幫周老頭拿回賣豆腐的錢。正當老黑這樣想著時,只聽老黑一聲慘叫,鮮血染紅了老黑的皮毛,染紅了賊刺進老黑肚子里又拔出的匕首,賊一腳將老黑瞪出半米遠。

        警察抓住了賊,咽下最后一口氣的老黑覺得自己是個英雄。

        大唐江蘇微信公眾號
        澳客网足球彩票